姬小路光

神谷病晚期 刀沼下沉中

昔日好友聚众沉迷赌博,源家少爷该何去何从

画师你敢画龟甲缚为什么不敢画在图鉴里啊啊啊啊!!!

关于我的阴阳寮

今天身体不舒服,下午吃过饭睡到现在又做了个梦。


梦到开寮宴,我家式神录的一大堆式神都在吃饭喝酒狂欢,但是没看到晴明。


因为我最近用的是晴明的幼年皮,想找到他捏脸。结果还没走两步就被彼岸花给拉到桌子面前指着一大盘摇摇欲坠的菜说这是专门给你拿的,吃!


真的是一大盘!桌子有三米长,盘子就占了一半!看着摞的很有水平半人高还保持不掉的菜我表明你这是在为难我胖虎,打死我都吃不完!被八百比丘尼看到了又要说我浪费粮食了。


话还没说完我看到对方腰间的花刷的一下展开了,于是乖乖坐下来拿起筷子开吃。开玩笑,我可不想被做成花泥!


吃了两口感觉味道蛮不错的,但是真的是吃不下了,环顾周围我找了个借口终于离开的桌子和那盘高的吓人的菜。


走了两步就看到了玉藻前,带着面具在给人分菜。


“大舅大舅!”我跑上去打招呼,然后他问道:“今天的菜味道怎么样”。


我说:“不错啊,挺好吃的。”


“是吗,今天的菜都是我做的哦。”


?!!!!


大舅你原来这么贤惠!!!


周围的欢笑声和着饭菜的香味此起彼伏,灯光下他的面容闪闪烁烁看不真切。


我突然想起了他那两个被人类害死的孩子。


“大舅你的两只手可以抬起来吗?”


“这样?”他抬平双手,其中一只手还拿着饭勺。


我走近两步抱住了他。


“你……”


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做,他保持的动作怕伤到我没有动。


我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心里想:整日在游戏绘卷里没注意,原来玉藻前蛮高的,我撑死才到他胸口。


刚抬头准备说大舅你熏的什么香这么好闻就被提留着后颈又拉到了桌子面前。


“吃,吃不完不许走!”


彼岸花大姐姐你究竟是对我有多执着!是不是想把我喂胖了做花泥!一定是的吧!






高文怎么还不来……

抽不到高文……几次剑阶up都没出货……大概是怨念太深了,午休时做了个梦,梦到了高文。


阳光下金色的头发简直要闪瞎人眼,不愧是太阳骑士呢。


梦中的我快要醒了,临醒之前我叫住他:我好非,抽卡老抽不到你,你都不来我迦勒底,干脆你帮我抽吧。于是把手机递给高文让他帮忙抽卡。


我就剩四颗石头与一张呼符了,呼符出了个礼装,然后高文用石头抽时我抓住他的衣角紧张的不得了。金光一闪,是saber!


高文帮我抽到了自己!


梦里的我简直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恨不得把他抱起来抛三下!然后一激动就醒了,迦勒底还是一如既往没有高文……

看了一部烂片睡不着!米林导演的这部远远不如几年前的借物小人,简直是在走滑坡路。弹幕里还一堆人捧臭脚,剧情人设烂就是烂,我不想惯着怎么着?!

一群说是原著改编的,不服去骂原著balabala的,麻烦开口前自己先去看看原著好吗!起码原著里女主可没这么讨人厌!然后有一群人拿女主时小孩子说事,exm?千寻也九岁,我怎么没见人讨厌她?

说起来前两天刚回顾了尸者的帝国,虽然剧情成谜,但是画风人设跟作者的世界观构思创意起码还是挺吸引人的。

这部,除了打着宫崎骏弟子的招牌乍一看相似其实粗糙的画风吸引人点进去,其他的没有一点吸引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致敬老师,剧情人物各种宫崎骏动漫大串烧即视感……

不行了,我要再去看一遍哈尔的移动城堡洗洗脑子

清光极化后越来越帅气了!而且真剑脱的更多了(捂嘴)堀川瞧瞧人家!婶婶每次看到你那一身厚实的能过冬的衣服就想哭,轻装甲了解一下好吗

七月夏季番最期待的几部!真遥党头顶青花鱼为我的王子们打call!!感觉阿维的脸有点维和?不过我最想知道的是战斗时公主会不会在一边划珠子!七月快来吧!

不知为何昨晚到今天做了两个关于fgo中从者的梦,难道是因为这几天只登陆领下低保就退了的原因吗?

第一个梦是梦到在古墓里,亚瑟穿着黑色西装正在调香水。

我上前去问他能不能帮我也调一款。

对方微笑着问我想要什么样的。

然后我就不知怎么的想起之前在哪里看到过说小莫生前王宫举行宴会是不能参加的,只能戴着头盔在角落里。

于是就说我特喜欢你家莫德雷德,所以能不能调一份能让她开心快乐的香氛。

对方看着我停顿了几秒然后说道:莫德雷德其实是个好孩子,然后开始一瓶瓶的试香调味。期间还拿着滴管问我这个味道怎么样、我觉得这一个也不错呢之类的。

最后调出了一瓶红色的香水,凑近了看隐隐透着金色,正在我伸手准备接时我醒了。

啊啊啊啊!

然后想起我迦勒底既没有骑士王也没有莫德雷德!

继续啊啊啊啊啊!

最后,樱井孝宏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啊!即使是梦里也是一边欣赏着亚瑟的颜一边沉醉在他的声音里。别问我俩一个中文一个日语是怎么交流的,我也不知道……


然后就是中午午休时做的另一个梦。

我来到了一座高高的塔上,帮库丘林在收拾房间。

塔的造型有点像长发公主里的那座,不过有两扇窗户和一扇门,也更高一点。

塔里的色调就像上面图片上的那样,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蓝,连空气都被蓝色浸染。

刚刚说道有两扇窗户对吧,窗户的窗帘上有星星形状的小洞,被日光或者月光照到就会往外喷撒蓝色的小星星,还带着声音。

我一边好奇的打量着窗帘,一边感叹这房子像是魔法师的住所一样。

下一个瞬间就被库酱用干面包砸出了门外,好像是我把他的内衣洗了所以恼羞成怒了大概。反正我被干面包砸出去了。

砸出门外掉落下去的一瞬间我尖叫一下,这时库酱反应过来我不会飞,然后飞奔出门变成狂王,大翅膀忽闪忽闪的把我给接住了(嗯,翅膀长的像蝙蝠那样的骨翼)

随后把我放在塔下的小溪边,为了表达歉意把尾巴伸过来让我摸。

我说我不想摸尾巴,我就想要那个会冒星星的窗帘。

于是被一尾巴抽醒了。

我真是蠢啊!!!为什么不趁机摸一摸尾巴啊!!!那可是库丘林的尾巴呀!!!!

然后马上登陆游戏到my room戳了个够!

幸福的冒出鼻涕泡泡!

十连抽一发出!